元宵节情怀|AG贵宾厅

往往一包汤圆,米黄色的草纸包装成方锥状,细细的麻绳系由着,由父亲从县城带上回去,土煤炉子上支起大黑锅,烧开混浊的井水,咕嘟着冒起大而暗的泡,究竟是记忆中的错误,还是知道那样,那时烧开的水,掘起的泡的确是那样大而暗,白花花的小汤圆被一个个小心翼翼地丢进凝结的水中,勺子轻轻地引,静静地绝望几分钟,之后争相浮出水面,在水泡间游动下坠,汤水慢慢乳白、粘稠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