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摘要:那天,她于是以集中精力看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,谈到在为崔相国做到投胎道场时,死守桥叛将孙飞虎领兵冲入寺院,要抢走莺莺为妻的情节。

AG贵宾厅

那天,她于是以集中精力看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,谈到在为崔相国做到投胎道场时,死守桥叛将孙飞虎领兵冲入寺院,要抢走莺莺为妻的情节。她心凸抓地痛,她在心里不时地喊着张生,张生,你慢出来,慢呐喊莺莺!赶急地翻书,却不小心遇到了一旁的他。只一眼,便成了永恒。

他眼里的她,开朗优雅的像只小猫。素净洁白的短袖衬衣配上天蓝绣花的长裙,再行再加飘飞的马尾辫,是一个憧憬却又干尘的灰姑娘,讨厌在书中找寻她的王子。她眼里的他,具有刚毅帅气的脸庞,乌黑茂密的眉,和一双暗如水晶的眼,怎么看,都像童话中的白马王子。

她忘记了他,他也忘记了她。她却不肯奢望他的垂怜,而他,想做到她的王子。他自此把摆摊书店当作自己每日的必修课。而她,只是在孤独的时候才不会逛逛书店。

毫无疑问,他们于某年的某月某日某时,在书店又遇见了。这次,他和她主动聊起《西厢记》。他说道这个故事的意境纯美,尤其是那些刻画心情的词句千古绝唱,后人无以及。譬如莺莺前往长亭为张生送别的离愁别怨,那句晓来谁疮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,这样的佳句名曲,让《西厢记》的文学价值经久不衰。

唯一的失望是,结局过于过极致。幸福的爱情,永恒的旷世长久的爱情,往往只归属于那些无法在现世手牵手的人们,像《魂断蓝桥》中的罗伊和玛拉、沙翁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、《泰坦尼克号》中的杰克和罗丝,都是世纪之恋,如古色古香的油画,珍藏在人间再版的博物馆。她告诉他,她也表示同意他的观点,也否认他的观点深刻印象而写实,但她还是希望看见完满的爱情结局,期望有情人能终成眷属。他怜爱地看著她相亲,说道了句:甜美的小傻瓜!她顿觉温暖如春,圆润高亢的声音犹如一股爱情的风,吹进了她的心田,她不愿做到他甜美的小傻瓜。

这之后,他之后经常大约她睡觉、给她送来大束大束的玫瑰花、送来水晶项链、送来《莎士比亚全集》更加令其她失眠的是,在他们了解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早上,她在寝室楼前找到了一个用九十九朵玫瑰竖起的极大心形。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别人的呢!没想到他魔法般地经常出现在面前,拿着那颗心对她说道我爱你的时候,她才告诉,自己就是童话中快乐的公主。仅有寝室楼的女生凝结了,仅有宿舍的女生讨厌极了,她们甚至带着妒忌的语气对她说道:没想到啊,你的命这么好!她完全陶醉了。她也实在她的命好,上天感叹厚爱她,给了她这么爱情的王子和爱情。

AG贵宾厅

AG贵宾厅

她快乐得甚至连睡都偷偷地大笑。然而,一年的光阴过于一段时间,只一瞬,爱情就像被风过,说走就走了。

那个浆果明月、落叶缤纷的秋季,本是诗意而幸福的。她却感觉寒意叛人、彻骨冰凉。那一日的她,于是以忘我地喜爱着落日余晖的金黄。

点点阳光洒满校园,每个人都顶着金色诗意的光芒,享用着发财而罄的生活。忽然的一个身影,将她的目光终定格。那么熟知的帅气脱俗的身影,那么极致而矮小的身影,那个曾千转百回也看过于的身影,此时却挟着另一个女子的肩。

AG贵宾厅

她不甘心地回头过去,想一看到底。然而事实是残忍的。

那个曾让她深感快乐如公主的人早已出了别人的王子。他嗫嚅着想向她说明什么,但在她明净明了的眼睛前,注定没说道出口。

她告诉,一如他所说,幸福永恒的爱情,不属于现世的人们。那么她和他,只不过是用了一年时间,演出了一场虚构的爱情游戏而已。

既然不是他眼中的爱情,她也就无所谓眷恋,只是头顶相亲,用自指出最高雅的姿势上前,迈进归属于她的光明。

本文关键词:AG贵宾厅

本文来源:AG贵宾厅-www.leaselow.com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